哥们,我的烟呢?

其实🚬哥我是个虐文写手

为什么!你们总要说我的文甜🤷🏼‍♂️

【魏白】败者为王



百粉点梗,包养梗

魏金主 x 白演员




————————————————————————








我们总是竭尽全力撇清我们与爱的关系

争做这场关系中的胜者








“卡”

白敬亭放开抚在女演员脸上的手,扯了下领带想凉快一些,这正值七八月份的上海,外场的戏让白敬亭每次都热的想骂人

可骂人的话得憋着,他一个正在上升期的演员,一言一行都不能有错,想到这里的他更加的燥热,想拿起手里的冰水从头浇到尾,可他还是皱着眉头拿起了一旁的剧本和笔

他拿到的是这部剧的男二,戏份不算多,却又很讨喜,这剧本是那个人为他挑的,白敬亭也亲自看过,确实不得不佩服那人的眼光

今天这场戏是他想追求女主,想亲吻女主的时候却被躲开,过了三四遍,导演一直没满意,说是休息一会

白敬亭又把衬衫的领口扯大一点,剧本也不看了拿起来扇风,无聊拿起手机,一条信息刚巧进来

一个字简明扼要

“魏”

一条信息也言简意赅

“我看你亲的很开心啊”

白敬亭立马坐直腰板往周围看了一圈,在片场不远的地方看到了他的车,不远不近,把小片场的戏看的清清楚楚

白敬亭口中的这个他

魏,魏大勋,魏总,白敬亭的金主

他知道魏大勋也在看向这边,说不定还跟他来了个眼神对视,但他也知道魏大勋绝不会摇下车窗跟他打个招呼,按魏大勋总说的,影响不好

白敬亭盯着车愣了会神才低头拿手机回了消息

“拍了好几遍,导演总不满意”

那边副导已经开始招呼白敬亭开拍了,白敬亭应声准备过去,临了看了眼信息

“这条必须过”

白敬亭心里一万句脏话想骂出来也只能憋着

万幸这次拍的还算顺利,两个人的脸离的很近,女生躲开后,一个镜头拉近,白敬亭先是失落,后苦笑,最后眼眶湿润,情绪全都拿捏的很好

“卡,收工”

白敬亭揉了把眼睛,紧接着就把这领带扯了,真他妈操蛋

刚拿上手机,果然一个电话就进来了

“坐我的车走吧”

又是这种命令式的口气,白敬亭解开了一颗扣子

“好”立马挂了电话

转头跟经纪人扯了句魏总来了,经纪人习以为常,白敬亭随手拿了一个新的口罩,冲着一辆黑色的车走去

上车后白敬亭看了眼魏大勋,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定制的刚好贴合身体,年轻的魏式集团公子,白敬亭有时候觉得自己运气太好,金主有权有势,还年轻好看

“魏总,您真不嫌热”

白敬亭还是叫他魏总,包养与被包养,白敬亭下意识地想划清界限

魏大勋隔着一层口罩看白敬亭的眼睛,莫名一团火

白敬亭还没等到回答便被魏大勋一把拉进怀里,两个人的脸隔得很近,魏大勋扯掉他的口罩,手指摩挲着白敬亭的下唇,有些痒

“你还没回答我,刚亲的开心么”

白敬亭抬眼与魏大勋对视,他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楚楚可怜

“没亲到,魏总”

紧接着就被堵住了唇

魏大勋的吻总是像疾风暴雨,席卷着白敬亭的所有感官,一如现在,白敬亭总是能轻易的撩拨起魏大勋的占有欲,这个吻带着侵略性,探进白敬亭的领地不带一丝退让,白敬亭轻轻勾上魏大勋的肩膀,缠绵的回应着,这样服软的态度会让他好受一些,不然那人定是撕咬着他,无法呼吸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白敬亭大口的喘着气,但还是忍不住去看魏大勋,那人正盯着他,胸腔起伏,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还是不愿意松开

魏大勋又将人往这边一带,耳鬓厮磨

“回去再办你”

白敬亭自然知道这个办,是个什么意思,他一直端正着自己的位置,一个被金主保养的小演员,住着魏大勋的房子,靠着魏大勋的资源

甚至,一度,自私地也想能得到他的爱

回到家,随着关门声一个吻就铺天盖地汹涌而来,两个人吻到二楼的主卧,白敬亭猴急的去解魏大勋的衣服,吻他的下颌

半个月没有见面的两个人像是未经情事的少年,魏大勋倒是一把扯掉了白敬亭的裤子,又趴在白敬亭的耳畔

“想我没”

白敬亭压着嗓子咬在魏大勋的耳垂

“我刚才一直想问,你身上为什么有别人的味道”

魏大勋停了动作,盯着白敬亭看了良久,又把人翻了个身压在身下

很疼,白敬亭除了喘息,一声不吭

整个过程宛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没有柔情蜜意,这个词用在两人之间也并不合适

两个人洗完澡,魏大勋坐在沙发上点起一支烟,白敬亭忍不住去看他

他的下颌线很锋利,弧度是白敬亭喜欢的,他见过魏大勋笑,梨涡浅浅好看的紧,魏大勋身上的一切似乎让白敬亭着迷

魏大勋点起烟看着窗外,方才的白敬亭让他吓了一跳,其实身上的香水味是早上会议时女客户留下的,两个人谈合同有些久,自然而然染上的

让他奇怪的是白敬亭以往从未问过这种话,他像是所有被豢养的年轻小演员一样,生的极致好看,该勾人的时候勾人,该沉默的时候沉默,窝在魏大勋身边两年从不犯事,也从不越界

白敬亭走到魏大勋身边也点起一支烟

“我下个星期想要搬走”

魏大勋一听这话急了眼,压着那人的肩膀把人撩翻在地,白敬亭手里的烟头烫在地毯上,一个洞

“你想要的,我哪样给不了你?”

白敬亭有些失望,进而苦笑,跟今天演的戏真他妈像,戏演进现实

原来是这样的心疼

魏大勋看白敬亭在笑,生气,握在白敬亭手腕的手更加用力

“我想要一个吻”白敬亭悠悠的说

魏大勋没有犹豫,低头想吻他,擦着嘴唇

白敬亭又说

“还有一句我喜欢你”

魏大勋停了动作,慢慢松开了手,坐起身来

白敬亭躺在地上不想动,原来这么丢人,戏真假,也慢慢坐起身来

魏大勋又点起一支烟,深吐了口烟圈,转身看着白敬亭,手搭在白敬亭的后颈上轻捏着,又猛的一下把人拉到身边

轻轻落下一个吻

白敬亭有些懵,他第一次知道魏大勋的吻还可以这么温柔,请酌着他的双唇,没有深入,只是细细的吻着,混杂着魏大勋身上独有的烟草的气味,十分醉人

一直吻到耳边,灼着耳尖轻声细语

“一个吻,还有,我爱你”

白敬亭反应了片刻,有些不知所措,却又像是排练好了千百遍,回应道

“我也是,魏大勋”


我们都放弃了做这场关系中的胜者

扯下了我与你之间的最后一层伪装

沦为共同的输家






————————————————————————



大晚上一阵子瞎写

大家看的开心吧,不开心锅我也不背









占个tag
俗气的烟哥要来百粉点梗
各位有什么想看的么

【魏白】无声晚安






两个月零七天,不多不少

不足以忘记,不多以想念

这么长时间没见着魏大勋,也就这么回事,白敬亭惺惺翻了个身,酒店的白床单味道他并不喜欢

今晚没有白敬亭的夜戏,他难得清闲,翻了两页剧本百无聊赖,摆弄了几下手机,是最近听的几首黑人说唱,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有些矛盾,安静与吵闹,平淡与疯狂

相反与白敬亭,魏大勋喜欢听一些老情歌和民谣,与他平时的样子倒也反差挺大,白敬亭喜欢听魏大勋唱歌,魏大勋倒也从来都不吝啬,清几口嗓子说来就来,不过白敬亭最喜欢的是自个睡不着的时候,电话那头里魏大勋的声音

魏大勋有时候想唱春风十里,觉得哄这孩子睡觉最为合适不过,不过白敬亭便偏不听这一首,总是别别扭扭说这是唱给别人听的,他要听不一样的

魏大勋最常唱的一首是老狼的恋恋风尘,白敬亭总是嘴贫说他是个风尘男孩,桃花眼容易看入迷

魏大勋嘴甜,说风尘男孩遇到怀柔小少爷,看直了桃花眼再也挪不动腿,说完电话那边没了声儿,魏大勋知道那边的人定是耳根红透,白敬亭听不惯魏大勋的小情话,每回听都不好意思得埋头,魏大勋也爱逗他,白敬亭有时候听恼了,还提着声吼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白敬亭眯了会眼睛,拿起手机又点了几下,听到老狼几句歌词入了耳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好听,可是没有魏大勋唱的好听

白敬亭自个偷偷搜了些魏大勋唱过的歌,但都不比魏大勋唱给他的好听,白敬亭想到这里心里又开始蹦蹦跳跳地开心起来,因为这样的声音只有他听过,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有些可笑,但喜欢像是一颗让人变傻的药,一口水利索吞下毫不犹豫

恋恋风尘单曲循环了三遍,白敬亭百无聊赖地看了眼手机,十点三十三分,这会魏大勋应该还在录节目,魏大勋的行程很满,满满当当了两个月零七天,不多不少

这会儿白敬亭睡不着,也不想玩游戏,没有魏大勋带着玩的游戏没有一点意思,他就反复着打开微信,又迅速滑走,机械式的动作似乎让白敬亭平静了些,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那个人的电话才打进来

“喂”

“喂”

“睡了没”

“没呢”

“我这录着节目呢,中间好不容易休息会,我这不麻溜的躲厕所来了”

白敬亭点着手指在床单上画着圈,忍不住笑了笑

“有味”

魏大勋苦笑不得

“怎么着,还熏着你了”

“嗯”

白敬亭着声嗯迷迷糊糊带着小鼻音,听得魏大勋也没了脾气

“今晚不是没有夜戏么?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

白敬亭翻了个身,手指又开始绕着被子的小线头玩

“呦,这是没哥哥睡不着啊”

“别蹬鼻子上脸”

魏大勋笑笑,虽然白敬亭并看不见

“给你唱个歌?”

魏大勋知道白敬亭每回睡不着的时候就要听自己唱歌

“嗯”白敬亭顺带着点了点头

“唱什么”

“恋恋风尘”

“又唱恋恋风尘,你听不腻啊”

“我刚听了几遍老狼唱的,没你唱的好听”

魏大勋一听这话心里开了花,白敬亭这孩子总是知道自己吃哪一套,还每回都把话变着甜法的说,戳到他的心窝子里说,站到他的心尖上说

总之一句话,白敬亭,就是他的小祖宗

魏大勋清了清嗓子

“那天 黄昏 开始飘起了白雪

忧伤 开满山岗 等青春散场…”

像是定心丸,又像是酒,白敬亭开始迷迷糊糊

魏大勋唱到一半看时间差不多了要赶回去

“睡了么?”

那边没有声音

魏大勋也没急着挂电话,往主厅边走着边轻声说,怕吵醒他的小祖宗

“想你了,定了明天下午的机票,去见你”

白敬亭并没有睡着,魏大勋没听他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白敬亭听着忙音,就算是忙音,也偷着无限温柔

两个月零八天

不多不少

不足以冲着电话千言万语

不多以我想见你,隔着千万公里

【魏白】沙发







白敬亭自觉并不是一个粘人的主,他只是慢热,不能很快的融入,所以魏大勋像是他的一颗救命稻草

什么是救命稻草,大概就是一个不经意松手,像是溺水的蜻蜓,扑腾着翅膀挣扎又丑陋,白敬亭好面子,所以他紧紧抓着,从不敢松手

白敬亭喜欢舒服又安静,魏大勋镜头前嘴巴总是不停,但私下里话却不多,两个人在休息室,他总是安静的玩手机,自个瞧着什么好玩的就会碰碰他的胳膊,白敬亭喜欢看魏大勋笑,不是镜头前的那种,是他自个才能看见的独一份的笑容,小梨涡里没有一丝防备

白敬亭做事情慢悠悠的,有时候还容易犯迷糊,魏大勋是个急脾气,有时候一点事情不顺心,脾气马上就来了,白敬亭知道他那个臭脾气,也不爱搭理他,白敬亭有时候也火,两个人势必是要吵一架或者拳脚相向

不过魏大勋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过个几分钟舔着脸就小白小白地叫着,仿佛刚才吼白敬亭的那个人不是他了一样

白敬亭喜欢魏大勋的直白,也能忍受他偶尔的九曲回肠的矫情

两个人是如何成为朋友的,白敬亭也记不太清楚,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朋友二字似乎有着些不同的含义

白敬亭总是会不刻意的记下生命里的很多时刻,他会记得他生命里的第一个角色,记得乔燃的每一次离别与重逢,他会记得他参加节目时的一束灯光,或者不经意的一个道具,都存活在演员白敬亭的世界

他记得他肋骨受伤的一次录制,魏大勋穿了一身正装,西装的剪裁衬的他身体笔直修长,那天白敬亭一直在冒虚汗,多说每个字都费力气

魏大勋在镜头前总是笑嘻嘻的,白敬亭瞧着他此刻也正是如此,不过在转头看到自己得时候又皱着眉头走近

白敬亭正站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大口喘着气休息一会,看着魏大勋向他走来不明所以,不料魏大勋轻悄抚上他的肋骨

“疼么”

或许就是这个时刻,印刻在白敬亭的世界

而不再是演员白敬亭

白敬亭喜欢和亲近的人说话,一如所有内向的小孩一样,在陌生人跟前一言不发,在舒服的人跟前像个小话唠,他喜欢跟魏大勋说话,魏大勋也总是懂他说的话

他喜欢极了魏大勋家的小沙发,两个人都没有行程的时候,白敬亭就往小沙发里一窝,打游戏或者闲聊天总是开心的,他并不觉得这样的开心又任何的不妥,像是打雷下雨般的理所应当

但当魏大勋跟别人玩没空理他的时候,白敬亭才发现原来这份理所应当早就变了味道

白敬亭经常在心里拧巴,演戏时情绪不对要拧巴,跟人闹了别扭要拧巴,在发现自己不对劲的时候又开始拧巴,魏大勋早就习以为常了白敬亭这股子拧巴劲

看着沙发里一言不发的白敬亭也没理他,继续玩着游戏,反正这孩子一会饿了就知道开口嚷嚷吃火锅了

白敬亭心里拧巴的是什么魏大勋自然是不知道的,白敬亭瞧瞧平时最喜欢的小沙发愣了神,愣了半天又瞧瞧魏大勋,这才松了眉头

我喜欢的原来不是小沙发

我喜欢的是小沙发的主人

白敬亭不是个拖沓的主,或者是带着自己那一丝丝的不确定,开了口

“魏大勋”

“干嘛?饿了”

“我好像喜欢你”

“你不喜欢我才怪,天天往我这跑”

魏大勋并没有停下手里的游戏,白敬亭急了眼,三两步风风火火凑过去,一个吻却又轻轻落下

魏大勋手里这才停了动作,脑子却不听使唤

白敬亭退了一分,看着魏大勋惊慌失措的模样

“你…等等…等我缓缓”

白敬亭知道完蛋了,这回小沙发都没得坐了,惺惺地坐回去,明明一个心脏活蹦乱跳,却又说的云淡风轻

“得得得,你当我放屁”

这会儿魏大勋估计反应过来了,脸上一会红一会紫的,瞪着白敬亭

“小畜生你耍我玩呢”

白敬亭心虚,更是不敢看魏大勋,却不料魏大勋走过来把他圈在小沙发里,近的可以清楚的闻到他香水的味道,呼吸都带着一丝丝暧昧

“说清楚”

白敬亭哪见过这阵仗,平时那混账模样都没了踪影

“今天…不想说了”

白敬亭支支吾吾,更不敢瞧魏大勋的眼睛

魏大勋平时就拿白敬亭没办法,眼下白敬亭那个委屈模样,魏大勋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方才白敬亭说喜欢自个,魏大勋大脑就没转这么快过,又回味了下那个吻,这意思也琢磨透了

喜欢,魏大勋何尝没有,白敬亭生得好看,平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到了自己这就跟个脱了僵的小兔子似的,对外人高冷的不行,也就魏大勋知道私下的白敬亭有多么腻人

魏大勋瞧瞧白敬亭现在的样子,估计一句话问不出来了,刚才还像董存瑞炸碉堡一样风风火火的劲,现在就伪装成受欺负的主了

魏大勋却还是不甘心,低头又靠近了些,他都能感觉彼此的更加急促的呼吸

亲吻的瞬间仿佛时间静止,魏大勋轻咬在白敬亭的唇上,却得不到回应,舌间不安分地探进对方的领地

白敬亭脑子都是懵的,但是他知道魏大勋的急脾气又来了,在得不到自己回应的魏大勋明显粗暴了些,席卷般夺去了自己的呼吸,白敬亭试着回应,纠缠

原来,这感觉,就像是溺死的蜻蜓

白敬亭被吻的没了力气,他想起他的救命稻草

我抓着我的救命稻草,从不敢松手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白敬亭的手还紧攥着魏大勋的衣服,又被他轻轻搂在怀里,仿佛刚才猴急的那个人不是他

“你刚才的话,是不是这个意思”

白敬亭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这个怀抱太过温暖

魏大勋没听到回答又问

“知道你不好意思,不用看着我,点头就行”

白敬亭这才点了点脑袋,却又不甘心,蹭着魏大勋的肩膀咬了一口,疼的魏大勋呲牙咧嘴才罢休

喜欢仿佛是世界上最藏不住的情感,白敬亭习惯舒服,喜欢安静,喜欢魏大勋的直白,也喜欢魏大勋的臭脾气


魏大勋家的小沙发

我好像也更喜欢你了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魏白/山花】北南(三)




等魏大勋在教室里坐定后,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晕晕乎乎地被白敬亭叫起床,晕晕乎乎地穿衣洗漱,晕晕乎乎在自行车后座靠着白敬亭的后背又咪了一小觉


今个是暑假开学第一天,估计是这个热腾腾地天还没给人缓过神地机会,魏大勋趴在冰凉凉的课桌睡了一早上,醒过来是被白敬亭踢在课桌上一脚吓醒的


“睡一早上,睡不死你”


魏大勋眯着眼睛往上瞧,白敬亭抱着双臂,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一副生人勿近的禁欲模样,这眼镜还是这个暑假魏大勋陪白敬亭去配的


白敬亭似乎对近视这事不怎么高兴,去配眼镜的一天整个人都沉着一张脸,当一副金属框眼镜架在白敬亭脸上时,魏大勋看呆了眼,怎么个形容法呢,像是语文课本上民国时期的文人书生一样,下一秒卷起本书就要吟诗一首了


“不好看是不是”


白敬亭看魏大勋这个痴呆的表情,自觉戴眼镜肯定是丑极了,自古戴眼镜就成了书呆子,说罢就要摘下来


魏大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抓住那人摘眼镜的手臂


“好看好看,这眼镜就跟长你脸上一样”


白敬亭瞥了魏大勋一眼,魏大勋这才反应过来夸错了话,怨自个到白敬亭这总是巧嘴变成拙舌


白敬亭转身没再理会魏大勋,倒是跟店员说着


“就这副了”



这会儿魏大勋自然是没睡醒看着这样的白敬亭,倒也新奇


“你不知道,昨晚抄你那作业抄到三点钟,困死我了”


白敬亭心想我怎么不知道,你个大爷在我房间抄的,灯开着锃亮,老子也三点钟睡的


“别贫,去不去吃饭”


听到吃饭魏大勋倒也来了几分精神,伸了个懒腰,挂在白敬亭身上出了教室


两个人是走读生,又不爱吃食堂,每天中午就往学校门口的小吃店解决午饭,也算是吃遍一条街,每个老板都能寒暄附和聊上个小半天,其实多是魏大勋和老板瞎扯,白敬亭安静吃饭听着


“今天吃什么”


白敬亭挪了挪自个肩膀上魏大勋热腾腾的爪子,回答着“小笼包”


进了店白敬亭就走到风扇能吹到的座位落了座,魏大勋笑嘻嘻说”老板,四笼包子“


门口小珠帘起起落落碰撞的声音,白敬亭且是喜欢听


魏大勋取了碗筷,又往两个小碟里加了些醋,几滴辣椒油


噼噼啪啪的手机按键的声音,白敬亭不怎么喜欢,转眼去瞧魏大勋,正双手按着手机,笑的嘴巴扯到后槽牙


魏大勋反应过来抬起头时,白敬亭正盯着自己,皱着眉头,刚要张嘴


”四笼包子“老板利落的放下转身


白敬亭安安静静吃起来


魏大勋也饿的不行,半个包子塞到嘴里,嘟嘟囔囔说着


”你不好奇我跟谁发短信“


白敬亭继续埋着头吃,眼睛也没抬 “不好奇”


魏大勋不知哪里来的得瑟劲和臭脾气


“以后你求小爷,小爷都不告诉你”


白敬亭愣了片刻,放下手里的筷子,撑着脑袋盯着狼吞虎咽的魏大勋


“三班的林晓溪么?”


魏大勋差的没噎个半死,瞪着眼镜瞧着眼前似笑非笑的白敬亭,支吾着:


”你怎么知道“


白敬亭笑笑,魏大勋保证这是他见过最欠揍的笑,扶了扶鼻梁间的眼镜,说的云淡风轻


”她上学期给我写过情书“


魏大勋目瞪口呆了得半分钟,紧接着捶着胸口的积食,暗吼


”白敬亭!你大爷!“





--------------------------------------------------------------------------



两人的年龄差可以忽略,文里可以理解为花比山大个两岁


此文不定时更新,会写的长一些,基本是一些日常琐碎,所以进度很慢







为心水的冷cp产粮,要保持佛系写文状态。

【魏白】北南(二)




“你什么时候能把你自行车修好”


白敬亭第三次把腰上魏大勋的手打到一边去


魏大勋这会到是契而不舍,脑袋往白敬亭背后一靠,手臂再一次的环住白敬亭的腰


话说白敬亭这厮的腰还是真的细,魏大勋心想,自个的胳膊大概能环住两个他了


“修着呢修着呢”


“你丫下星期要是再修不好,去学校别搭老子的车”


“呦呦呦!你小子这是要造反不是”


魏大勋说着,手也不闲着,往白敬亭腰上狠狠捏了一把,白敬亭自然不能放过这无赖,瞄着地上的小石子就骑上去,魏大勋被癫的骂天骂地也拿白敬亭没办法


“右转右转!到了!”


白敬亭看着眼跟前停下的地方,游戏厅,果然,魏大勋嘴里的好地方还能是什么鬼地方,不是休息厅就是台球吧


白敬亭也爱玩游戏,不过更喜欢买碟在家玩,游戏厅到处是烟味,里面的人也千奇百怪的,也就跟着魏大勋来过几次,每次来也只坐在一旁发呆,看着魏大勋鬼哭狼嚎


不过随着一声巨大的开门声,白敬亭心里不禁骂了一句艹,今个运气实在不好,进来的人梳着油背头,人也长得油里油气,正是华子,华子是这一片臭名昭著的混混,倒不是因为他势力多么强大,天天晃悠没事找茬他倒是数第一


白敬亭又扭头看了眼魏大勋,这人倒是没有察觉,白敬亭想走上前去,却没来得及


一个拳头砸到魏大勋面前


“我说没说过,这台机子只能我碰”


魏大勋头也没抬就知道这声音是谁的,猛地站起来,椅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就碰了,怎么着吧”


一旁的白敬亭抓着头发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今天这一架是避不开了


华子带了两个小弟,二对三,华子却也没沾到什么便宜,挂的彩比魏大勋还多,白敬亭不得不承认,魏大勋这人脑子不怎么好使,拳头却意外的好用,当然惹事的频率也是一流的


“你骑”


白敬亭揉着肚子上的伤,向着自行车抬了抬下巴


魏大勋这会还有力气跟白敬亭耍赖  


”我不骑,我明明伤的更重“


白敬亭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抬起腿往魏大勋小腿上狠狠一踢


”不骑就自己跑回去“


最后还是魏大勋骑着车子,白敬亭坐在后座,晔北的夏天,一到夜晚,温热的风却也让人觉得稍稍感到凉快,白敬亭轻轻拍了拍魏大勋的背


”快点“


魏大勋笑笑没说话,脚下倒是快了起来,风透过白敬亭宽大的T恤,蹭着刚刚留下的伤口像是挠着痒痒


”再快点“


魏大勋倒是直接站起身子来了兴致,嘴里吼着冲啊疯了一样骑着车子,白敬亭倒也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魏大勋洗了澡舒舒服服躺在白敬亭的床上,这似乎成了一个定律,只要魏大勋闯了祸必然要到白敬亭家避难,如果顶着这一脸的伤回家,估计又是一顿臭骂,所以呆在白敬亭家几乎成了魏大勋的家常便饭


白敬亭擦着还湿着的头发坐到床边,一旁看漫画的魏大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侧着身子看着白敬亭的背影,接着一手撩起白敬亭的上衣


白敬亭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瞧着这人


”干嘛你“


魏大勋轻轻拿手指尖触着白敬亭身上已经显现的淤青


”疼么?“


白敬亭轻蔑的笑笑后继续擦着头发


”怎么着?良心发现了么?知道你把我害的多惨了么?我居然还这么好心收留你“


魏大勋愣了一下也没回答,倒是一个转身,一脑袋枕在白敬亭的腿上闭了眼睛,一脸的悲伤


白敬亭瞧着这样的魏大勋心想这厮到底是良心发现了,鬼使神差伸手揉了揉腿上这人的头发


”白啊“魏大勋唤着白敬亭


”怎么了“


”今晚睡觉能别关灯不?“


果然,魏大勋,白敬亭把腿一挪,魏大勋的脑袋狠狠摔在床上,疼的他呲牙咧嘴


紧接着白敬亭走到门口把灯啪嗒关上


”不关灯睡觉,你是小孩么?“


”关灯我睡不着“


”不关灯我睡不着“


”好吧“


即使是夜晚,两个大男孩睡在一张床上,仍然热的不行,不过不一会魏大勋就听到身旁的人均匀的呼吸声,睡得还真是快


魏大勋悄悄转了身,蹭着蹭着挨在白敬亭的身边,将自个架在白敬亭身上


因为不管天气怎么热,白敬亭的身体总是凉凉的,对魏大勋来说,像是小冰块一样,舒服极了


即便没有灯,一片黑暗


魏大勋仍然睡了个好觉


即便没有灯,一片黑暗


白敬亭却没有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