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我的烟呢?

【魏白】无声晚安






两个月零七天,不多不少

不足以忘记,不多以想念

这么长时间没见着魏大勋,也就这么回事,白敬亭惺惺翻了个身,酒店的白床单味道他并不喜欢

今晚没有白敬亭的夜戏,他难得清闲,翻了两页剧本百无聊赖,摆弄了几下手机,是最近听的几首黑人说唱,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有些矛盾,安静与吵闹,平淡与疯狂

相反与白敬亭,魏大勋喜欢听一些老情歌和民谣,与他平时的样子倒也反差挺大,白敬亭喜欢听魏大勋唱歌,魏大勋倒也从来都不吝啬,清几口嗓子说来就来,不过白敬亭最喜欢的是自个睡不着的时候,电话那头里魏大勋的声音

魏大勋有时候想唱春风十里,觉得哄这孩子睡觉最为合适不过,不过白敬亭便偏不听这一首,总是别别扭扭说这是唱给别人听的,他要听不一样的

魏大勋最常唱的一首是老狼的恋恋风尘,白敬亭总是嘴贫说他是个风尘男孩,桃花眼容易看入迷

魏大勋嘴甜,说风尘男孩遇到怀柔小少爷,看直了桃花眼再也挪不动腿,说完电话那边没了声儿,魏大勋知道那边的人定是耳根红透,白敬亭听不惯魏大勋的小情话,每回听都不好意思得埋头,魏大勋也爱逗他,白敬亭有时候听恼了,还提着声吼

“你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白敬亭眯了会眼睛,拿起手机又点了几下,听到老狼几句歌词入了耳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好听,可是没有魏大勋唱的好听

白敬亭自个偷偷搜了些魏大勋唱过的歌,但都不比魏大勋唱给他的好听,白敬亭想到这里心里又开始蹦蹦跳跳地开心起来,因为这样的声音只有他听过,他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有些可笑,但喜欢像是一颗让人变傻的药,一口水利索吞下毫不犹豫

恋恋风尘单曲循环了三遍,白敬亭百无聊赖地看了眼手机,十点三十三分,这会魏大勋应该还在录节目,魏大勋的行程很满,满满当当了两个月零七天,不多不少

这会儿白敬亭睡不着,也不想玩游戏,没有魏大勋带着玩的游戏没有一点意思,他就反复着打开微信,又迅速滑走,机械式的动作似乎让白敬亭平静了些,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那个人的电话才打进来

“喂”

“喂”

“睡了没”

“没呢”

“我这录着节目呢,中间好不容易休息会,我这不麻溜的躲厕所来了”

白敬亭点着手指在床单上画着圈,忍不住笑了笑

“有味”

魏大勋苦笑不得

“怎么着,还熏着你了”

“嗯”

白敬亭着声嗯迷迷糊糊带着小鼻音,听得魏大勋也没了脾气

“今晚不是没有夜戏么?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

白敬亭翻了个身,手指又开始绕着被子的小线头玩

“呦,这是没哥哥睡不着啊”

“别蹬鼻子上脸”

魏大勋笑笑,虽然白敬亭并看不见

“给你唱个歌?”

魏大勋知道白敬亭每回睡不着的时候就要听自己唱歌

“嗯”白敬亭顺带着点了点头

“唱什么”

“恋恋风尘”

“又唱恋恋风尘,你听不腻啊”

“我刚听了几遍老狼唱的,没你唱的好听”

魏大勋一听这话心里开了花,白敬亭这孩子总是知道自己吃哪一套,还每回都把话变着甜法的说,戳到他的心窝子里说,站到他的心尖上说

总之一句话,白敬亭,就是他的小祖宗

魏大勋清了清嗓子

“那天 黄昏 开始飘起了白雪

忧伤 开满山岗 等青春散场…”

像是定心丸,又像是酒,白敬亭开始迷迷糊糊

魏大勋唱到一半看时间差不多了要赶回去

“睡了么?”

那边没有声音

魏大勋也没急着挂电话,往主厅边走着边轻声说,怕吵醒他的小祖宗

“想你了,定了明天下午的机票,去见你”

白敬亭并没有睡着,魏大勋没听他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白敬亭听着忙音,就算是忙音,也偷着无限温柔

两个月零八天

不多不少

不足以冲着电话千言万语

不多以我想见你,隔着千万公里

评论(7)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