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我的烟呢?

【魏白】北南(二)




“你什么时候能把你自行车修好”


白敬亭第三次把腰上魏大勋的手打到一边去


魏大勋这会到是契而不舍,脑袋往白敬亭背后一靠,手臂再一次的环住白敬亭的腰


话说白敬亭这厮的腰还是真的细,魏大勋心想,自个的胳膊大概能环住两个他了


“修着呢修着呢”


“你丫下星期要是再修不好,去学校别搭老子的车”


“呦呦呦!你小子这是要造反不是”


魏大勋说着,手也不闲着,往白敬亭腰上狠狠捏了一把,白敬亭自然不能放过这无赖,瞄着地上的小石子就骑上去,魏大勋被癫的骂天骂地也拿白敬亭没办法


“右转右转!到了!”


白敬亭看着眼跟前停下的地方,游戏厅,果然,魏大勋嘴里的好地方还能是什么鬼地方,不是休息厅就是台球吧


白敬亭也爱玩游戏,不过更喜欢买碟在家玩,游戏厅到处是烟味,里面的人也千奇百怪的,也就跟着魏大勋来过几次,每次来也只坐在一旁发呆,看着魏大勋鬼哭狼嚎


不过随着一声巨大的开门声,白敬亭心里不禁骂了一句艹,今个运气实在不好,进来的人梳着油背头,人也长得油里油气,正是华子,华子是这一片臭名昭著的混混,倒不是因为他势力多么强大,天天晃悠没事找茬他倒是数第一


白敬亭又扭头看了眼魏大勋,这人倒是没有察觉,白敬亭想走上前去,却没来得及


一个拳头砸到魏大勋面前


“我说没说过,这台机子只能我碰”


魏大勋头也没抬就知道这声音是谁的,猛地站起来,椅子摩擦着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就碰了,怎么着吧”


一旁的白敬亭抓着头发叹了口气,心里想着,今天这一架是避不开了


华子带了两个小弟,二对三,华子却也没沾到什么便宜,挂的彩比魏大勋还多,白敬亭不得不承认,魏大勋这人脑子不怎么好使,拳头却意外的好用,当然惹事的频率也是一流的


“你骑”


白敬亭揉着肚子上的伤,向着自行车抬了抬下巴


魏大勋这会还有力气跟白敬亭耍赖  


”我不骑,我明明伤的更重“


白敬亭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抬起腿往魏大勋小腿上狠狠一踢


”不骑就自己跑回去“


最后还是魏大勋骑着车子,白敬亭坐在后座,晔北的夏天,一到夜晚,温热的风却也让人觉得稍稍感到凉快,白敬亭轻轻拍了拍魏大勋的背


”快点“


魏大勋笑笑没说话,脚下倒是快了起来,风透过白敬亭宽大的T恤,蹭着刚刚留下的伤口像是挠着痒痒


”再快点“


魏大勋倒是直接站起身子来了兴致,嘴里吼着冲啊疯了一样骑着车子,白敬亭倒也终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魏大勋洗了澡舒舒服服躺在白敬亭的床上,这似乎成了一个定律,只要魏大勋闯了祸必然要到白敬亭家避难,如果顶着这一脸的伤回家,估计又是一顿臭骂,所以呆在白敬亭家几乎成了魏大勋的家常便饭


白敬亭擦着还湿着的头发坐到床边,一旁看漫画的魏大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侧着身子看着白敬亭的背影,接着一手撩起白敬亭的上衣


白敬亭被吓了一跳,转过身瞧着这人


”干嘛你“


魏大勋轻轻拿手指尖触着白敬亭身上已经显现的淤青


”疼么?“


白敬亭轻蔑的笑笑后继续擦着头发


”怎么着?良心发现了么?知道你把我害的多惨了么?我居然还这么好心收留你“


魏大勋愣了一下也没回答,倒是一个转身,一脑袋枕在白敬亭的腿上闭了眼睛,一脸的悲伤


白敬亭瞧着这样的魏大勋心想这厮到底是良心发现了,鬼使神差伸手揉了揉腿上这人的头发


”白啊“魏大勋唤着白敬亭


”怎么了“


”今晚睡觉能别关灯不?“


果然,魏大勋,白敬亭把腿一挪,魏大勋的脑袋狠狠摔在床上,疼的他呲牙咧嘴


紧接着白敬亭走到门口把灯啪嗒关上


”不关灯睡觉,你是小孩么?“


”关灯我睡不着“


”不关灯我睡不着“


”好吧“


即使是夜晚,两个大男孩睡在一张床上,仍然热的不行,不过不一会魏大勋就听到身旁的人均匀的呼吸声,睡得还真是快


魏大勋悄悄转了身,蹭着蹭着挨在白敬亭的身边,将自个架在白敬亭身上


因为不管天气怎么热,白敬亭的身体总是凉凉的,对魏大勋来说,像是小冰块一样,舒服极了


即便没有灯,一片黑暗


魏大勋仍然睡了个好觉


即便没有灯,一片黑暗


白敬亭却没有睡着

【魏白】北南(一)


竹马设定

魏大勋 x 白敬亭

预计中长篇,入坑需谨慎



————————————————————————



晔北市的夏天一如往年的熬人,像是向着冬天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院里的树似是比哪一年都长得郁郁葱葱,却又是带不来半点凉爽

少年坐在树下,白色的体恤很薄很宽,将米色的短裤遮住了大截,细长的小腿脚下拖拉着人字拖晃晃悠悠,手里的冰棍儿不快些吃也要被这磨人的天气融化,少年却显得并不着急,撩着前额透着汗的碎发,倒是与这夏天格格不入的安静

直到楼门口冲下来的另一个少年,人还没见着,声音倒是先响彻整个大院

“白敬亭,你丫背着我吃冰棍!”

寻着这声才见到人影,二条短裤人字拖,与这位叫白敬亭的少年倒是别无二致,只有那骂骂咧咧时却怎么也藏不住的梨涡带着这夏天的滚滚热浪,一个健步走到白敬亭面前,胳膊一抻就钩上肩膀

“你丫才是,离我远点”

白敬亭朝着自个肩膀上的手臂一巴掌,疼的少年嗷嗷直叫,却怎么也不长记性的又搭上去

“今天去哪啊?”
白敬亭咬下最后一嘴冰棍问着

“瞧好吧,哥哥今天带你去个好地方”

说完又勾着白敬亭出了大院,刚到门口,身后楼上啪嗒一声开窗的声音,紧接着话就像是大院每天的广播般平常

“魏大勋,九点以前回家!”

而这位叫魏大勋的少年只得向楼上的老母挥了挥手,没有回头

魏大勋是这大院里有名的孩子王,好听点是孩子王,说难听不过是调皮捣蛋的孩子们的小头目,每天土堆木枪扔石子儿,从小到大每天被提溜着到各个邻居家赔礼道歉,不过魏大勋这孩子说皮是皮,认起怂来也是数一数二的,闯了祸小脑袋一耷拉,眼睛一揉,眼泪说来就来,在阿姨们面前认起错来声泪俱下,加上平时嘴又甜得像抹了蜜,大院里的阿姨倒是喜欢他喜欢的紧

到如今魏大勋都高一人了,见着什么张阿姨,李阿姨什么的,一米八几的个子一弯腰,阿姨们还是得摸着魏大勋的脑袋给好吃的

说到这白敬亭没少嘲笑魏大勋

“你懂什么,这是为我的生活打下群众基础”
魏大勋每次说这话的时候还总是一本正经

白敬亭倒是乐得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才搬家来这的,算是有一个没有魏大勋的快乐童年,却好巧不巧赶上魏大勋第二次留级

白敬亭只记得搬家来的那个下午,也刚好是晔北城最热的时候正逢暑假,刚进大院就听见女人的打骂声

“我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一个男孩从楼门口冲出来喊着救命,紧接着一票的阿姨就拉着发着脾气的魏妈妈一顿劝说才熄了这场打骂

男孩却躲在白敬亭家的搬家车后面,好奇的看着车上的一件件家具,转头看见白敬亭,一点不像是刚挨了打,笑着没了影得看着白敬亭

“我叫魏大勋,你叫什么呀”

白敬亭瞧着面前的男孩,比他高出半个脑袋,笑嘻嘻的样子活脱像个傻子,并没理会他转身便上了楼

但当那个暑假结束开学的时候,魏大勋还是在再次碰到白敬亭的时候高兴着喊

“嘿!白敬亭!”

白敬亭与魏大勋相反,他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自然也是魏妈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安静有礼貌,学习好,当然最重要的是学习好

一开始魏大勋是拒绝与白敬亭做朋友的,是当魏大勋连降两级与转学生白敬亭居然同班时,魏大勋因为以往的丰功伟绩被老师安排在最后一排,白敬亭因为成绩出色而成为学习委员

这是魏大勋第一次感到丢人,他不想跟白敬亭玩,因为他觉得跟学习好的孩子一块玩丢面儿

一开始白敬亭倒是乐得清闲,直到有一天魏大勋拧着耳朵到白敬亭家

“白妈妈,你瞧瞧小白学习这么好,让他俩以后一块写作业成不?我们家大勋太难管教了”

自此迫于魏妈妈的淫威,魏大勋与白敬亭成为了作业伙伴,说是一起写作业,只不过是每天白敬亭早早把作业写完,魏大勋死皮赖脸要抄

久而久之魏大勋才发现白敬亭跟他眼里学习好的孩子不一样

因为白敬亭

不光学习好,还爱睡觉!看漫画!打游戏!

终于经过了三个月的考察期

魏大勋从心里写下了历史性的一句话

我允许白敬亭,做我的朋友,因为他有很多很多很多的游戏光盘

白敬亭自然不知道魏大勋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是从不知道哪一天起魏大勋从对他爱答不理,到天天粘着他形影不离

时间真是奇怪的催化剂,总是不知不觉

不知不觉,我遇见你

不知不觉,我认识你

不知不觉,我喜欢你

不知不觉,我离开你

像极了晔北城的四季,变换了不知多少轮回,却总也记不清每个人的姓名


———————————————————————